张起江

绝不轻易狗带。

I do

偶然不偶然,注定却注定。

 

I do

【Cp:蔡照×陈秋实 】

【Tips:偶然\注定 】

 

最冷的是冬天的夜晚,陈秋实裹着被子对着电脑屏幕发呆。

窗外下着雪,夹着霜粒的沙沙声。

这冬天真是冷到家了。陈秋实晃过神来,慢慢吞吞的穿好扔在床上的羊毛大衣,第一次乖乖的穿了厚厚的袜子,围着能把他裹上三圈的围巾。

他站在门边的镜子前,揉了揉脸,努力不让自己的黑眼圈看起来很明显。觉着自己比以往都帅了,他才捡了双厚鞋子,拿着把伞,踢踢踏踏的像只企鹅一样慢悠悠的晃了出去。

他今年二十九,卡在奔三的前头,小作家,日子清闲不温不火。

前些日子,他接了某杂志的专栏,说是要写有关美食的内容,当时他兴冲冲的说着包在我身上,可真正动笔开写了,他才发现他什么也写不出来。

陈秋实觉得自己好歹也算吃遍五道口,怎么一对着空白文档,那些美食的诱惑通通消失殆净了。

怎么也想不到理由,于是他就心安理得的拖到了最后一天。

没错,今天是交稿的最后期限。陈秋实明智的关掉了手机,卸载了一堆通讯软件,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人间蒸发一样。

于是他开始了最后的尝试,结果对着电脑直到半夜,都没憋出半个字。心想写不出来就再说吧,于是摸摸肚子,出去觅食了。

 

他住的小区位置有点偏,但就是胜在安静,对于他这种职业的人,却是最合适不过了。但是找地方下馆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,陈秋实把手缩在袖子里,歪着半边头夹着伞,冻的红红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戳啊戳。他早就看中一家店,就在附近位置,可是他对着地图怎么也找不到路。

早知道点外卖好了。他哈了口气,看着雪花洋洋洒洒,无奈之下只好掉头回家了。

路上安安静静的,也没几家店这个时候还是营业的。看来真是自己失算了,陈秋实蹦蹦跳跳的踢着雪,路过了一家还营业的店。

他走的急了点,匆匆的扫了一眼便大步走开了。他想着这家店的名字好像有点熟悉,低下头看看手机。

哎呦喂这不就是他要找的店么。他后退几步,站在那家店的橱窗前。暖暖的橙黄色灯光打在他的身上,店里的布局也是温暖的橙色系,有大大的软软的沙发。陈秋实盯着鞋子上沾着的雪,想了半天,还是推门进去了。

 

店里没有一个人,但是开着暖气,陈秋实一进去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寒气散去了不少。

他小心翼翼的踩着木质的地板,小声的喊了一句:“有人在么?”没过多久,他就听到了鞋子踩在木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近。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高大的男人略略弯腰从后面走了出来。

男人很高,大概有一米九的身高,头发卷卷的,戴着副墨镜,开口便是低沉的磁性:“不好意思,现在已经打烊了。”

陈秋实难得的慌乱了一把,举着手机给面前的男人看:“可是上面写着到12点都是营业的啊。”

面前的男人忽的一下笑了起来,陈秋实注意到他笑起来有个小小的酒窝,说不上的反差萌。男人用手指了指:“你看看现在的时间。”

陈秋实打开手机一看,都已经是新的一天了。可是想着自己一旦回去就是冰雪霜寒加饥饿,他怎么也放不下这里的吃食。他低着头,说不上的难受委屈: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了。”于是转头离开,满腹的郁闷。

 

蔡照见到陈秋实的那一瞬间就觉得还是真人好看,下巴塞在厚厚的围巾里,头毛软软的,有几根不听话的乱翘,小脸冻的有些发白,穿着厚厚的大衣也能看出身长如玉。再听到他慌乱的解释的时候,蔡照心想还好自己没有提前关店。

待他转身离开的时候,蔡照喊住了他:“外面挺冷的,要不我给你烧点东西?”

陈秋实刷的一下转过身子,眼睛里含着期盼的光亮,眨巴眨巴看着蔡照。

蔡照领着他往吧台方向走,陈秋实坐在边上乖乖的玩着手机,一肚子的心思全落在做菜的蔡照身上。见他仔细的挽起袖子,穿上围裙,整个人的气场就自动切换到暖男这一格。

鸡汤打底,随手一把细面,几棵油菜,丢上几颗枸杞,再卧上两面略焦的荷包蛋。蔡照把面端到陈秋实面前时,陈秋实的眼睛都要落到碗里去了,拿了双筷子就吃的昏天黑地,囫囵一通。

到蔡照收拾好东西的时候,那边的人儿已经拿起勺子舀着汤底喝了。眉眼弯弯,说不出的幸福感。

“诶你做东西怎么这么好吃?”陈秋实托着下巴看着蔡照宽厚的背影,一出口便是连自己都要给一大嘴巴子的傻问题。

“好歹我也开了家餐厅,这做的不好吃,还有人来么?”蔡照从冰箱里取出奶油,头也不回的应着陈秋实。

陈秋实喝完最后一口汤,吧砸了嘴巴,总觉得还意犹未尽。暖暖的灯光打出漂亮的光影,暖气暖得陈秋实两颊略略飘红。他注意到墙上挂了很多照片,人物,风景,美食,酒水,各种各样的,下标的署名无一例外都是蔡照,陈秋实心想这人真厉害,拍的真好看。

他看着老板熟练打发奶油的姿势,问道:“这儿挂的照片真漂亮,摄影师是谁啊?怎么这么厉害!”

蔡照听到人儿拐了个弯夸自己,嘴边翘起了一道弯弯的弧度:“我就是蔡照。”

陈秋实没想到蔡照还是个全才,这又会摄影又会做菜这不是犯规嘛,心想人家都报上名字了,自己也不能藏着掖着:“我叫陈秋实,写写稿子过日子。“

“作家?”蔡照正在打发奶油,抬起头来看着陈秋实,墨镜挡住了他的眼睛,但陈秋实能感受到蔡照隔着墨镜的注视。

他垂下眼帘,躲开了蔡照的注视,“正被编辑催稿呢,这最后一天催稿地狱,我什么也不想写,出来找点东西填填肚子,回去再去想想怎么交代。”

闻言,蔡照的笑意更加深了,他打好奶油后,拿出早就考好的泡芙坯子,往裱花袋里加奶油,细心的拿着泡芙,往里面一个个加奶油。

陈秋实莫名就生出了几分奇异的感觉,他觉得他落下的稿子有救了。于是打开手机飞速的码字。或许是换了个地方,暖洋洋的灯光下,蔡照行云如水的动作让陈秋实觉得自己被打了催稿针,码字速度快的飞起。

末了,他把之前卸载的一堆app全给下了回来。心虚的戳开某社交软件,不出所料,陈秋实一登上他的号,编辑的愤怒如涛涛潮水一般要把他淹没。他知道他的编辑不是一般人,如果催不到人就每分钟打个电话,每个社交网站上都发一遍催稿令。

陈秋实一字一句的敲下“我已经码好了,等下再发给你。”没过几分钟就见编辑回了一句“谢天谢地,你终于写好了。”

心中有块石头落地,陈秋实顿时觉着轻松了许多。蔡照已经把泡芙都填好奶油了,他笑嘻嘻的问蔡照:“能拍一张照片么?”

蔡照笑道:“P掉我这个人还是能看的,”于是端着淋了巧克力酱的泡芙,轻轻放在了陈秋实面前“试试看。”

陈秋实套好手套,小小的咬了一口,充盈在他嘴里的是浓浓的奶香,奶油滑而不腻,泡芙皮脆脆的,他又险些把自己的舌头都吞下去。

蔡照见他笑的一脸幸福,转身找了个盒子。陈秋实见他转身之际喊道:“让我拍一张背影照啊!”于是动作迅速的拍了一张,

他登上微博,敲下一段文字,附图是蔡照做的泡芙和蔡照的背影。

——有点小喜欢,怎么办?

 

一分钟后他的微博评论纷纷炸开了锅。陈秋实颜正腿长肤白貌美,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。众多粉丝捂着自己的玻璃心说秋实终于嫁出去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既欣慰又难过。

陈秋实盯着手机屏幕嘿嘿的笑了两声,忽然又像是看到了什么似的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蔡照转过头来对陈秋实伸出手,“陈大作家,我是你的脑残粉,接下来的日子多多指教。”

——我也喜欢你,陈大作家。

 

End

一辈子的糖全糊他俩身上了,做一个安静的南方狗,不悲不喜。

评论(5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