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起江

绝不轻易狗带。

I do 番外 【他们之后的事】

他们之后的事

 

他们住在一块的时候正好是初春。

陈秋实想起没过多久的当初,难得的羞红了脸。蔡照一手好厨艺,早早地就套牢了陈秋实的胃。不过别说是胃了,心也一并给了他。

思绪翻飞了一会儿,蔡照隔着厨房喊人来了。陈秋实窝在沙发里粘粘糊糊的应了一声,初春还是冷着的,但比起冬天恨不得裹着被子的架势,陈秋实还是稍稍的稍稍的穿的少了点。

蔡照见他上半身裹得结结实实可是就是不穿袜子,光着脚踩在地板上,为此蔡照不知道说了多少回,可陈秋实每次都是爱理不理的,结果天气冻得受不了的时候他自己乖乖的找了双棉拖,蔡照见他这样子又气又好笑。

陈秋实奔三的年纪了,性子还像个小孩子,顶多三岁。鞋子不好好穿,走路一蹦一跳,东西专拣自己喜欢的吃,可是蔡照就是喜欢,从背后圈住他的时候,像是拥住了整个世界。

 

陈秋实坐在桌子边,低着头玩手机,手指戳啊戳的,看到什么东西乐呵呵的笑笑。

他和蔡照在一起后并没有任何的隐瞒,虽然说父母这关难过,但多数粉丝还是支持他们。

“吃饭了。”蔡照抄着砂锅从厨房走了出来,秋实喜欢他烧的鱼,每次都会喝下大半锅鱼汤。蔡照琢磨着这东西对身体也好,隔三差五的买条炖给他喝。别看陈秋实181的身高,把衣服脱了整就一杆,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,生生给自己捱出了胃病。

春节的时候他回了趟家,陈秋实拉着他在门关腻歪了好久,才依依不舍的送他出去。走之前,他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脯说一定能照顾好自己,结果大年初一的晚上蔡照就接到了陈秋实打来的电话,手机那头陈秋实直冒冷汗,只能捂着肚子咬着牙忍疼,蔡照奇怪了怎么小祖宗打电话过来一句话都不说,他小声喊了声秋实。那边陈秋实听到蔡照声音后彻底忍不住了,眼泪刷的就下来了,混着呜咽的哭声对蔡照说他肚子好痛。蔡照哪还想着过年,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。

这个年两人都过得不怎么样。陈秋实因为胃病大年初一的晚上被送到医院,蔡照既要应付父母那边的狂轰滥炸,又要顾及自家小祖宗。等陈秋实出院的时候,脸胖了一大圈,蔡照却是满脸疲惫。

蔡照没法和陈秋实交待,他父母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,知道自己儿子交往对象是个男人哪还坐得住,没跑到医院当面质问已经算沉得住气了。蔡照也狠下心来,说这辈子非陈秋实不要,话说完就摔了手机。

他蔡照认定了陈秋实,这辈子都不会放手。

 

菜刚端上来,陈秋实就迫不及待地抄了锅盖,炖了一下午的鱼汤早已鲜美的发白,蔡照上桌前还往里面加了把切的细细碎碎的葱花,别提有多诱人了。

陈秋实咕噜咕噜的很快就喝完一碗,期间被鱼汤烫着舌头,眼泪都流下来了就是不肯把东西吐出来。蔡照在一边干着急,见他好不容易把汤咽了下去,大着嘴巴哈气。

撂到平时,陈秋实实力拒绝这种毁自己形象的事情,对着镜子能照上半个小时。无奈美食当头,形象什么的先就别提了。

蔡照往他碗里夹菜,陈秋实也乐于这样子的服务,低着头扒饭,想到了之前看到的段子,会眉飞色舞的和蔡照讲,腮帮子被饭塞得满满的,筷子在手里不安分的呆着,小模样把蔡照唬的一愣一愣的。

家里分工明确,一般是蔡照烧饭陈秋实洗碗。但陈秋实哪会这么乖的就去洗碗,他吃完饭后就迅速的去沙发上窝着,拉着条大毯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,无论蔡照怎么喊全当没听见。蔡照也由他这么闹着,拾掇拾掇碗筷继续当他的五好男人。

蔡照洗好碗出来就看见陈秋实窝在沙发上,轻轻打着鼾,歪着头睡着了。蔡照没法子,打横抱起陈秋实。一个冬天下来,蔡照抱着陈秋实终于感受不到硌手的触感,一身骨头被他养出了点肉感,摸在手里又软又舒服。这到底怎么个舒服法,也只有蔡照自己知道了。

他俩之前去挑家具的时候,选了一张超级大的床。陈秋实在家居市场逛了三四圈,一本正经的和蔡照说选床这件事不能含糊,选得不好怎么怎么样选得好又怎么怎么样,他走在蔡照前头,俨然一小碎嘴。

最后选中的床又大又软,蔡照使了个小心眼,故意买了一套深色的被铺。陈秋实人白净,深色的被子掖在身上显得白白嫩嫩。

蔡照踹开房门的时候声响大了点,陈秋实往他怀里钻了钻。卧室全天打着暖气,陈秋实每次赶稿到深夜,完了之后倒头睡到第二天,然后保持迷迷糊糊的状态,随时随地都可以睡着。蔡照平时在店里照顾不到他,干脆买了厚厚的毛地毯铺着,卧室里也全天打着暖气。等陈秋实睡饱了觉得饿了的时候,他就会乖乖的穿好衣服,往蔡照的店里赶。

蔡照小心的把陈秋实抱到床上,许是温暖的床铺,陈秋实转了身往被子里挤了挤。蔡照见他这样,替他仔细的掖了掖被子。床头灯暖暖的洒在陈秋实的侧脸上,蔡照掏出手机,拍了一张他的侧脸照。然后点开微博,写了一小段文字,附上他刚拍好的侧脸照。陈秋实睡在他的身边,睫毛小小的颤动着。蔡照看了他一会儿,伸手关了灯。

 

——岁月静好。日子还很长,希望接下来的路都有你陪着。

 

后记

 

蔡照在微博上专门晒他平时旅游出去拍的照片,要么就是刚做好的美食。突然一天晚上放出一个男人的侧脸照,文字也是赤裸裸的告白。粉丝们捂着小心脏说接受无能,更有细心的粉丝,一眼看出这不是陈秋实嘛。于是接受无能就变成了喜大奔普,微博下的评论满屏都是百年好合白头到老。双方的粉丝乐呵呵的变成了一家,两人的私信艾特全是喜喜喜。

陈秋实的责编看了两眼就觉得要心肌梗塞了,正想打个电话问问陈秋实是不是认真的,手机上的提示音示意她戳开微博。

陈秋实刚发了一条微博,只有一张照片。一只大手牵着另一只小一号的手,两只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格外的明显。

算了算了随他们闹腾吧。责编盯着图看了半天,想了想是不是要开始存份子钱了。

 -End-


写完虐自己一脸。高中狗每星期摸一回电脑,更新慢文笔烂,多担待。

希望他们在未来,也能够并肩前行。


 


评论

热度(24)